要聞

把彩霞穿在身上 “爾瑪的嫁衣”驚艷非遺展

發布日期:2019-10-26 11:13:40文章來源:四川新聞網

頭戴別致的羌族羊頭新娘帽

模特現場展示“爾瑪的嫁衣”

純手工繡制的嫁衣精美華麗

肩頸處繡著金龍的霞帔

  鳳冠、霞帔……在出嫁時,很多女孩都夢想有一款如夢如幻的嫁衣。在剛剛結束的第七屆中國成都國際非遺節上,來自茂縣的羌族姑娘陳士江,以“爾瑪的嫁衣”系列服飾,驚艷亮相。獨具羌族特色的款式、純手工繡制的精美圖案,讓嫁衣恍如彩霞披身,艷光逼人。面對人們的贊不絕口,陳士江爽朗表示,“希望能用這種方式讓更多人關注到羌族服飾,關注民族文化遺產。”

  一款嫁衣 是從兒時開始的夢

  頭戴尾巴帽、穿云紋鑲邊的長衫、披龍追鳳水波紋樣霞帔、腳踩八層納底剪紙雞頭鞋……本屆非遺節的“非遺傳承·四川實踐”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展上,陳士江設計的系列羌族風的嫁衣由兩位年輕模特進行展示,吸引不少人圍觀拍照,“讓我頓時想到‘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’!”人們驚嘆。

  這些嫁衣,由31歲的陳士江設計。作為一個來自茂縣白溪鄉的羌族女孩,羌族服飾之美,早已融入她的血液。從小,她親眼見到媽媽和姐姐用一根繡花針繡出美麗的頭帕、圍腰,爺爺作為當地手藝有名的裁縫,為鄉鄰做著各種傳統服飾。從小愛臭美的她,在耳濡目染中學會了羌繡。

  大學時,愛美的陳士江選擇了美術專業,畢業后從事群眾文化工作。2015年,茂縣選送她參加西南民族大學國家藝術基金《羌族民族民間工藝與當代美術地區旅游產品設計人才培養》項目。在畢業設計時,陳士江想到了設計創新版的羌族喜服。“羌族的服飾從古至今流傳下來的樣式并不多。我們既要傳承原汁原味的文化,也要跟上時代步伐,注入年輕人需要的新的時尚元素,讓羌族服飾能源于生活,最終走向生活。”陳仕江說,她希望“爾瑪的嫁衣”能把羌族服飾古老的技法和現代的審美相結合,最終呈現設計、造型、做工都十分考究,從整體到細節都盡善盡美的作品,圓了一個兒時的美衣夢。

  15項專利設計 讓嫁衣如彩霞滿天

  “有人告訴我,羌繡美則美矣,但是在當下就顯得有點土氣,過于艷麗。”陳士江說,但是把羌繡艷麗的色彩與嫁衣結合,是不是就相得益彰了呢?

  陳士江的想法非常大膽。很多羌族嫁衣原本沒有的行頭,被她設計出來,巧妙融入其中——

  霞帔披風,原本是羌族服裝中沒有的一個品種,被她設計成嫁衣的主體。陳士江說,“羌族服飾沒有外套,這樣一件披風,兼具美觀、大氣和保暖,可以做出霞帔美如云霞的效果。”這件披風由紅色和綠色的重緞真絲織成。披風由純正的紅色做底,如云霞流動;霞帔背部綠色為底,繡著斑斕羽翼、振翅飛翔的鳳鳥;肩頸處,則以金黃的絲線繡出騰云駕霧的金龍。整件霞帔,紅配綠的搭配艷麗無比,龍鳳的紋樣則讓嫁衣呈現出端莊美麗、富貴無雙的氣質。

  新嫁娘頭戴的“尾巴帽”,同樣原本是羌族小孩常戴的一種帽子,其手工之繁瑣,“現在好多年輕繡娘已經不會做了,因為從取樣到成品,需要手工制作30多道工序。”這么好的文化遺產即將失傳,陳士江著急,在設計嫁衣的時候,干脆把尾巴帽設計為成人款,戴到新娘子頭上。為此,她多次下村拜訪民間藝人求其改樣、制作。一頂尾巴帽,需要用到剪紙剪出紋樣,再用鎖邊繡、鎖口繡等多種繡工工藝。做出來的尾巴帽,紋樣光亮整潔、色彩豐富秀麗,帽尾末端系上祖傳的鈴鐺,走動時發出清脆悅耳的鈴聲,腦后“尾巴”自然垂落,帶來俏皮靈動的美。

  把尾巴帽改良成“新娘帽”,這在羌區前所未有。而整套嫁衣,“羌族條子墜式云肩”“羌族羊頭新娘帽”“羌族復古雞頭鞋”等設計已讓陳士江拿到15項個人專利。

  “古老的羌繡能夠流傳下來,說明它有頑強生命力和群眾基礎。但要走得更好更遠,只有創新,首先就是突破審美理念上的慣性思維。”陳士江說,“爾瑪的嫁衣”出爐以后,每到一處都能引起觀眾共鳴。

  如今,陳士江想做出更多更有民族特色的嫁衣,滿足女孩們的嫁衣夢。她更希望這些創新的民族服飾,能夠最終融入生活,并走向世界。

  本文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



純手工繡制的嫁衣精美華麗


肩頸處繡著金龍的霞帔

  鳳冠、霞帔……在出嫁時,很多女孩都夢想有一款如夢如幻的嫁衣。在剛剛結束的第七屆中國成都國際非遺節上,來自茂縣的羌族姑娘陳士江,以“爾瑪的嫁衣”系列服飾,驚艷亮相。獨具羌族特色的款式、純手工繡制的精美圖案,讓嫁衣恍如彩霞披身,艷光逼人。面對人們的贊不絕口,陳士江爽朗表示,“希望能用這種方式讓更多人關注到羌族服飾,關注民族文化遺產。”

  一款嫁衣 是從兒時開始的夢

  頭戴尾巴帽、穿云紋鑲邊的長衫、披龍追鳳水波紋樣霞帔、腳踩八層納底剪紙雞頭鞋……本屆非遺節的“非遺傳承·四川實踐”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展上,陳士江設計的系列羌族風的嫁衣由兩位年輕模特進行展示,吸引不少人圍觀拍照,“讓我頓時想到‘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’!”人們驚嘆。

  這些嫁衣,由31歲的陳士江設計。作為一個來自茂縣白溪鄉的羌族女孩,羌族服飾之美,早已融入她的血液。從小,她親眼見到媽媽和姐姐用一根繡花針繡出美麗的頭帕、圍腰,爺爺作為當地手藝有名的裁縫,為鄉鄰做著各種傳統服飾。從小愛臭美的她,在耳濡目染中學會了羌繡。

  大學時,愛美的陳士江選擇了美術專業,畢業后從事群眾文化工作。2015年,茂縣選送她參加西南民族大學國家藝術基金《羌族民族民間工藝與當代美術地區旅游產品設計人才培養》項目。在畢業設計時,陳士江想到了設計創新版的羌族喜服。“羌族的服飾從古至今流傳下來的樣式并不多。我們既要傳承原汁原味的文化,也要跟上時代步伐,注入年輕人需要的新的時尚元素,讓羌族服飾能源于生活,最終走向生活。”陳仕江說,她希望“爾瑪的嫁衣”能把羌族服飾古老的技法和現代的審美相結合,最終呈現設計、造型、做工都十分考究,從整體到細節都盡善盡美的作品,圓了一個兒時的美衣夢。

  15項專利設計 讓嫁衣如彩霞滿天

  “有人告訴我,羌繡美則美矣,但是在當下就顯得有點土氣,過于艷麗。”陳士江說,但是把羌繡艷麗的色彩與嫁衣結合,是不是就相得益彰了呢?

  陳士江的想法非常大膽。很多羌族嫁衣原本沒有的行頭,被她設計出來,巧妙融入其中——

  霞帔披風,原本是羌族服裝中沒有的一個品種,被她設計成嫁衣的主體。陳士江說,“羌族服飾沒有外套,這樣一件披風,兼具美觀、大氣和保暖,可以做出霞帔美如云霞的效果。”這件披風由紅色和綠色的重緞真絲織成。披風由純正的紅色做底,如云霞流動;霞帔背部綠色為底,繡著斑斕羽翼、振翅飛翔的鳳鳥;肩頸處,則以金黃的絲線繡出騰云駕霧的金龍。整件霞帔,紅配綠的搭配艷麗無比,龍鳳的紋樣則讓嫁衣呈現出端莊美麗、富貴無雙的氣質。

  新嫁娘頭戴的“尾巴帽”,同樣原本是羌族小孩常戴的一種帽子,其手工之繁瑣,“現在好多年輕繡娘已經不會做了,因為從取樣到成品,需要手工制作30多道工序。”這么好的文化遺產即將失傳,陳士江著急,在設計嫁衣的時候,干脆把尾巴帽設計為成人款,戴到新娘子頭上。為此,她多次下村拜訪民間藝人求其改樣、制作。一頂尾巴帽,需要用到剪紙剪出紋樣,再用鎖邊繡、鎖口繡等多種繡工工藝。做出來的尾巴帽,紋樣光亮整潔、色彩豐富秀麗,帽尾末端系上祖傳的鈴鐺,走動時發出清脆悅耳的鈴聲,腦后“尾巴”自然垂落,帶來俏皮靈動的美。

  把尾巴帽改良成“新娘帽”,這在羌區前所未有。而整套嫁衣,“羌族條子墜式云肩”“羌族羊頭新娘帽”“羌族復古雞頭鞋”等設計已讓陳士江拿到15項個人專利。

  “古老的羌繡能夠流傳下來,說明它有頑強生命力和群眾基礎。但要走得更好更遠,只有創新,首先就是突破審美理念上的慣性思維。”陳士江說,“爾瑪的嫁衣”出爐以后,每到一處都能引起觀眾共鳴。

  如今,陳士江想做出更多更有民族特色的嫁衣,滿足女孩們的嫁衣夢。她更希望這些創新的民族服飾,能夠最終融入生活,并走向世界。

  本文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
黑龙江22选5大星走势图